工控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界動態

>

不是蹭熱點,EDA+EDG雙冠,文體兩開花。

不是蹭熱點,EDA+EDG雙冠,文體兩開花。

2021/11/15 15:00:59

EDG奪冠,無疑是近期的大熱門,上次小編感受到這種喜大普奔的熱情,還是在19年的FPX奪冠(讓人不禁相信玄學的力量:東道主魔咒)。

不過,在EDG奪冠的同時,還有一支同樣年輕的隊伍悄悄地拿下了“世界冠軍”。

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學院的呂志鵬教授所帶領的團隊在EDA(電子設計自動化)領域的國際會議ICCAD 2021(計算機輔助設計國際會議)上CAD Contest布局布線算法競賽中一戰成名。

更令人感慨的是,這支實力雄厚的參賽團隊非常年輕,人均不過24歲。而領隊的呂志鵬教授關注芯片領域也不過3年,第一次參賽便取得了最優成績。

同等對比,和首進S賽就奪冠的FPX異曲同工。

吃瓜是現代年輕人的一大特質,很多網友對此感到“不明覺厲”。

快來跟小編一起了解一下吧~

 

什么是EDA?

近幾年公眾對半導體行業的關注度越來越高,一方面源于華為因為芯片而被制裁,另一方面國內半導體企業也逐漸登上國際舞臺。而EDA在整個半導體產業鏈中擔任著重要的角色,是IC設計必須要用的工具,蘋果芯片工程師都需要用EDA軟件來設計電路。

EDA中文叫電子設計自動化,簡單說就是設計芯片的工具。早期設計集成電路很簡單,所以可以手繪。

但由于摩爾定理得存在,每一代芯片的更新,復雜度往往是前一代的兩倍,也就是說半導體整個行業都在不停地更新升級,行業壁壘也越來越高?,F在的芯片里動輒幾十億上百億的電路,只要畫錯一根,整個芯片功能就變了,甚至成為“廢鐵一塊”。所以設計師們在畫圖時必須用EDA進行輔助。

在工業領域,EDA是電子設計的基石產業,有著“芯片之母”的美譽,甚至可以說“誰掌握了EDA,誰就有了芯片領域的主導權?!?。

 

EDA奪冠和EDG奪冠意義一樣大嗎?

甚至更大。

近年來,我國在多個領域面臨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的危機,其中對芯片技術領域的制約尤為嚴重,盡快打破壟斷、讓芯片關鍵技術不再受制于人可謂刻不容緩。為了拔出懸在我國頸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我國一直在進行多方面的努力。

上至國家開始重視,下有企業紛紛“下?!?,都在試圖打破這項困境。

隨著有關芯片的事情屢上熱搜,讓很多非專業內的公眾都知道“光刻機是制造芯片上的攔路虎”,因此,也屢有人在相關資訊下評論“沒有光刻機,這算個什么東西”的類似言論。實際上,對于我國來說,EDA芯片設計軟件的國產化對于芯片領域的突破意義與光刻機制造同等重要。

如果說光刻機是制造芯片的攔路虎,那么EDA就是設計芯片的攔路虎。

若是沒有荷蘭阿斯麥的EUV光刻機,我們最壞的情況只是暫時造不出7nm以下的高端芯片,但是28nm這種低端芯片我國已經可以量產,至少有得用。

反觀EDA,國內90%的市場被美國的Cadence、Synopsys、Mentor三巨頭所占據,國內最具有潛力的華大九天,國內市場份額不到6%。假設一旦被中斷使用權,沒有EDA,我們可能面臨無芯可用的局面。

實際上,這已經不再是一個假設,從中興、華為開始,在美國商務部宣發的“實體名單”中竟然還出現了包含哈工程、哈工大在內的13所高校,這讓“科技無國界”成為一大笑話的事已然出現。

早先華為海思設計芯片使用的就是美國三巨頭的EDA,但隨著被制裁,華為近三年再也沒有獲得新的EDA工具和升級服務,只能使用此前獲得授權的EDA軟件。這對海思的影響是致命的,沒有最新的EDA軟件,華為海思連頂尖的芯片設計能力也將逐漸喪失。

當然,上面所述是EDA軟件”的意義,和EDA比賽獲勝有什么關系呢?怎么就和EDG奪冠意義一樣呢?

格局小了。

打開格局。

隨著電競的發展,會帶動游戲產業的高端就業,也會帶動對手機芯片性能的需求,從而間接帶動電子產業的高端就業。

而中國團隊拿下EDA全球冠軍可以說為我國前沿科技領域研究注入了強心劑,極大程度上提振了我國突破技術封鎖、實現高端芯片制造獨立自主的信心。胖子不是一口吃成的,隨著國家對芯片行業的重視,帝國主義再想威脅卡中國脖子的情況終將只能是歷史。

 

這條路該怎么走呢?

道路坎坷,但并不是一片死路。

圖片1.png 

從上圖中我們不難發現,國產EDA道路不可不謂是“蜀道難”。

1994年破土之初便遭到被限制,新品上市便遇見“列強瓜分”,可謂是直接被扼殺在搖籃之中。

即便是在現在,國產EDA發展仍有困局:

國外巨頭壟斷

需要長期技術積累和資金投入

本土EDA人才需求嚴重不足

EDA產業上下游支撐不夠

……

等等原因,導致國產EDA若想在現在的市場上舉步維艱。

但也并不是毫無機會。

從前端設計-前仿真/驗證-后端設計-后端驗證仿真到全流程設計平臺基本被國際巨頭壟斷,護城河極深,比如模擬/數?;旌闲酒O計一般采用cadence平臺,數字芯片設計一般采用Synopsys平臺,國產EDA機會在以點工具為突破口,由點及面逐步發展。

IC設計從大類上可分為模擬設計和數字設計。其中,模擬設計對工程師要求較高,對工具的依賴較低。以華大九天為例,其以模擬的電路仿真軟件為突破口,然后將IC領域的全流程設計支持技術,遷液晶面板設計全流程,隨著中國液晶面板的崛起,而同步占領了市場,隨著逐步過渡到模擬全流程、數字后端等軟件的發展。

 

實際上,我國在解決“卡脖子”工程這件事上一直在努力。

復旦大學的陳建利帶領的團隊在全球集成電路計算機輔助設計領域頂級學術會議——第38屆國際集成電路計算機輔助設計會議的學術競賽上就已經實現三連冠。

盡管學術和實操存在一定的差異性,但總歸是殊途同歸。

團隊導師呂志鵬曾表示:“我們希望借助研究所數十年的積累與傳承,一方面賦能中國企業解決EDA‘卡脖子’問題,另一方面為國家培養更多掌握核心技術的人才?!?/span>

或許還會有人說,要等到什么時候?

但小編想說,全面國產化的事我們一直在做,但路總要穩扎穩打地走。

中國的年輕一代正在扛起推動國家發展的大旗,中國的科技研發團隊正在挺進全球前沿科技領域的主戰場。

審核編輯(
黃莉
)
投訴建議

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其他資訊

查看更多

TopLink 輕量型 Web SCADA 組態軟件

#2021 WMC# 2021世界制造業大會本周五開幕,羅氏診斷將首次參會

TopStack 工業物聯網可視化平臺

通快新能源汽車激光加工方案全球首發

全球眾多企業選擇SAP,助力應對市場供需波動挑戰